做最好的福利小说站

代用品

代用品

  夜已深,阿明在床上辗转翻侧,他的下体已高高撑起,非常渴望做爱,看一看身边睡得正熟的妻子阿美。

  他偷偷掀起薄被,她仰面睡着,睡衣的钮扣已鬆了两颗,胸口一片雪白,那个坚挺的乳房,虽然没有胸围的承托,但仍然屹立向上,证明她的一双乳房,坚挺如故。

  他从睡衣的缝隙伸手进去,贴肉握着一边的乳房,那充满弹性的感觉,令他更冲动了,在掌心磨擦下的乳尖,已茁壮起来,像两颗红枣一般。

  他另一只手已慢慢解开其他钮扣,一双乳房弹了出来,像两团白肉,他吻向白肉的尖端,将车厘子含在口中,她并没有穿睡裤,所以下身只有一条迷你粉蓝色花边内裤,丰茂的毛髮,在裤边走了出来,中央那贲起的部位,明显有个凹槽,深深的陷了下去!

  三角裤已褪至膝弯,他将她一双腿放在肩膊上,低头吻在那凹陷下去的部位,她虽然熟睡如故,但他的舐动,令她开始濡湿了,他将舌头更加深入,在那濡湿温暖的洞内撩拨,分泌更利害了!

  他慢慢脱去妻子的两条裤子,将硬了的阳具,缓缓向那中央的凹槽进发,一吋一吋的深入,他发出愉快的闷哼,但就在他快要全根进入的时候,她醒了过来,大力将他推开,令他差点跌在地上!

  “不要!”她大声的说:“我和你说过,我不要做爱!”

  “阿美!”他哀求地说:“我们是夫妻,怎么可以不做爱?何况我和你结婚三年,你只给过我一次,我忍无可忍了!”

  “你不要再说那一次!”她涨红着脸:“就是那一次,你……!”

  那是洞房的晚上,他温柔地吻遍她全身,她躺在床上,闭上双眼,脸孔红得像苹果一般,她的手已握着他那发硬的阳具,那热辣辣的感觉,令她心中一蕩。

  下体更湿了,那时她还是一个处女,对男女间事完全不懂,但给阿明的爱抚,挑起了她潜藏的慾念,发出淫蕩的呻吟声,双腿也不自觉的分开,将那美丽的处女之地,完全开放出来。

  他握着阳具,挺身向那稀疏的方寸之地进发。

  但就在这时,他不知怎的,脚步一滑,全身向她撞了过来,他的阳具不偏不倚的,直插向她那凹槽,他突如其来的深入,就妤像一把利刀插向她的心房,那撕裂的痛楚,令她差点昏死过去,豆大的眼泪,滚在她那已因痛楚而抽搐的面上。

  鲜血……那宝贵的处女血……淌满她的大腿和床上,当他醒觉过来,要抽离她的身体时,又带给她另一次难忘的痛楚。

  他的阳具,沾满了鲜血,他站在床上,呆呆的看着赤裸而哭泣的新娘子,他想不到因一时大意,将好好一个洞房花烛夜给破坏净尽。

  但更坏的还在后头,阿美因为洞房初夜的痛苦,令心理蒙上阴影,此后都不肯和阿明做爱了!

  阿明看着罗襦半解的妻子,感到非常懊丧,明明一具美丽而惹火的身体,结了婚三年,只碰过一次,可以说自己是彻底的失败了。低头看自己那仍然坚挺的阳具,怎么办呢?难道今晚又像以往一样,自己用手解决?

  呸!不能再这样!他心里暗中和自己说,他的慾望已令他不理一切!

  “阿美!”他咆吼着说:“我不能再忍了,今晚你无论如何要替我解决,否则……我要和你离婚!”

  她呆呆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丈夫,她不明白,难道不做爱就不能在一起吗?结婚难道只为了那回事吗?她不知如何是好!

  但心理的障碍,却迫使她不能张开双腿,让他进入自己的下体,怎么办呢﹖

  突然灵光一闪,她想到了……

  阿美慢慢走近丈夫,她跪在他面前,张嘴含着他的阳具,生硬的在吸吮着,她温暖的口腔、灵巧的舌头,带给阿明一种新鲜的刺激,他闭上眼,享受着妻子的口舌服务。

  他感到她的舌头,像一条小蛇,在缠着他的阳具,舐着那“头”部中间的凹槽,牙齿轻轻的咬着,和那嘴唇含着来吸吮的快感。

  他也挺动屁股,让阳具在那小嘴内一出一入的活动着,终于他在她嘴内喷射了。

  她毫无经验,不知他已到了顶点,仍然含着他的阳具,他的精液喷在她喉咙内,呛得她咳个不停,他虽然软瘫在林上,仍呆呆看着正在咳的妻子。

  翌日,阿明放工回家,客厅中放了一个大盒,上面有一张卡纸。

  上面写道:“阿明,我明白你这三年来非常痛苦,但我又何尝不是呢﹖为了解决你生理上的需要,我买了这盒东西给你,希望‘她’可以替我尽妻子的责任!阿美。”

  怀着浓烈的好奇心,阿明打开那个盒子,里面赫然是一个吹气的橡皮胶人,上身有一对足有三十八吋的豪乳,下身则有一个凹槽,看到这个实物原大的假女人,阿明真是哭笑不得。

  又是一个晚上,阿明从浴室中出来,看到阿美在试一套全新内衣,那是一个透视型的粉红色胸围,那布料薄得可以看到她的乳尖,那两颗红枣,不知怎的已硬了起来,顶着那胸围,而下身则是一条同颜色的迷你三角裤。

  说三角可不大合适,因为它只有一条橡筋,前后各一幅又小又窄的布,倒不如说是T字裤更合适,由于布料太小,所以把下身丰盛的茸毛,全部在裤子两边走了出来,就像一个大鬍子。

  看着看着,他的下体又发硬了,顶着他的睡裤,阿美回头看着他,嫣然一笑,扭着纤巧的腰肢,来到他面前,一手扯下他的裤子。

  那阳具便弹了出来,她跪在地上含着“它”在吸吮,这次比上一次技巧有了进步,她大力的吸吮着、舐弄着,甚至用牙轻轻地咬它的袋子,令阿明非常舒服。

  就在他想挺动屁股之际,她将“它”吐了出来。

  阿明在那一剎那,感到非常空虚和失望,但她在床下拿出那个橡皮女人,她早已灌好了热水进去了,小心地放在阿明面前!

  “老公!”她对阿明说:“我知你很渴望做爱,来吧,就用这个假裸体女人,当作是我,你……插进去吧!”

  一切也是由她主动,将假裸体女人放在地上,按着他躺下去,拿着他的阳具,放入那假裸体女人的凹槽。

  由于放了热水,所以那凹槽之内,是温暖的感觉,她按着他的屁股,鼓励他向前挺动,其实阿明内心非常尴尬,在自己妻子面前和一个橡皮女人做爱,又滑稽又难受,但经不起她的推动,不由自主地开始向那凹槽内一下一下的挺动。

  阿美亦开始吻他的屁股,舌头伸进他的股缝,舐弄那两片股肉中间的小洞,那销魂的感觉,直达阿明的肠子,他一下一下的深入那假裸体女人之内,而她的舌头则一下一下的伸入他的股缝之内,他很快便崩溃了。

  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擂,精液喷射在那假裸体女人的凹槽内!

  一个正常的男人,却被迫干一些反常的行为,你可以想像到阿明的痛苦。

  阿美为了替阿明发洩,每个晚上都要他和那假裸体女人做爱,她认为这样可以补偿他的失落,而且替一个精壮的男人解决了性的需要,可以说是一举两得!

  但她又怎知道,日积月累之下,她身边的男人,会渐渐变得心理反常,而且潜意识之中,将所有女人都当作是橡皮做的假裸体女人,可以任他摆布、任他鱼肉,大祸已迫近了……!

  週末,阿美买菜回家,发觉房门大开,传来一阵喘息声,她蹑手蹑足的走近一看,只见阿明全身赤裸,骑在那橡皮做的假裸体女人上面,在大力的抽插,一边干、一边在喘息、狂呼。

  那声音浑不似一个人的声音,而是像一只野兽,一只春情发动的野兽,在那里疯狂地和另一只雌性野兽交媾。她给眼前的景象吓呆了,但这一切部是她造成的,她还可以怎样呢?

  她关上房门,偷偷坐在客厅流泪,除了哭,她还能做甚么?

  她不知道,亦不敢想像!

  办公室内,阿明看着眼前走过的女同事,她们那里在紧窄上衣内呼之欲出的乳房、那浑圆的屁股,还有裙子和裤子显露出来那细小三角裤的痕迹,令他心痒痒地,而且有一股按捺不住的冲动在心中冒升。

  眼前的女郎,在他眼中都变成了一个一个橡皮女人,都是可以任他为所欲为。

  突然坐在她旁边的阿芳,将文件跌在地上,她俯身执拾时,忘了自己身穿一条阔身短裙,那短裙内的三角裤让他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那是一条小得可怜的粉红色三角裤,包裹着那跷高而浑圆的股部,裤子中央是那凹下去的股缝,他看得目定口呆、双眼发红,突然……

  “呀……!”阿明从座位上站起来,狂叫着冲入洗手间!

  下班了,他一个人留在公司,不愿回家,他不想只和一个橡皮女人做爱,他要找新的对象,他呆呆的抽着烟,看那一个一个冒升的烟圈,突然一只手拍在他肩上!

  “阿明!”是主任阿芬:“这么晚还不回家﹖很忙吗﹖”

  阿明呆滞的看着她,忘了回笞。

  阿芬身穿一套行政人员的蓝色套裙,那条裙子非常短,她一双又白又滑的大腿,完全暴露了出来,还有上身那白色薄薄的丝恤衫,可以看到她胸围的花边,和那道深深的乳沟。

  但在阿明眼中,她只不过是一具橡皮女人,他下体已勃起,他心中的慾望,已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他缓缓站起身,突然一拳打在阿芬下颔,她晕倒在地上,他快手快脚的替她脱下衣服,直至身上只剩下一个通花白色胸围,和一条迷你粉蓝色的三角裤。

  可以看到她的下体是丰满的,但中央部分仍是贲起甚高!

  阿明匆匆脱光衣服,将那发硬的阳具,强插入她的小嘴,在那小小的口腔内,他不停的挺动,将阿芬弄醒了。

  “啊!”她惊惧莫名地说:“你……你干甚么……非礼……!”

  她的口已给塞进她自己的恤衫,她想反抗,但已给他粗暴地缚住。

  “你是我的橡皮女人!”阿明喃喃自语:“我是你的主人,你敢反抗﹖我宰了你!还是乖乖的吧!”

  他一边说,一边已扯烂她的胸围,一双白晰坚挺的乳房,和粉红色的乳尖,吸引了她的视线,他低头吻在那两点粉红色上,令它们迅速强壮起来,双手握着那两个娇小的乳房,大力的搓捏着。

  她给吓得面容扭曲,那最后的障碍也给扯脱了,稀疏的茸毛,遮盖不了她那粉红色的凹槽,他的手指巳伸了进去,大力地挖弄着。

  她惊恐又愤怒、又羞辱,她的男朋友从不敢这么粗暴对她,每次都只是温柔的抚弄而已,豆大的眼泪,不停流下!

  阿明将她双腿分开,他的阳具已插了进去那粉红色的凹槽内,她是非常紧窄,令他寸步难移。

  但他不当她是人,只是大力的向前挺进,扯烂奶罩露出乳尖,她痛得全身扭曲。

  终于他全根塞进那小洞内。

  她浑身抖颤不停,实在太痛了,他停了一会,便开始进行抽插,一边插、一边搓捏她的乳房,捏她那发硬了的粉红色乳尖,她低声的在呻吟、啜泣、流泪,看着眼前野兽般的男人,在自己体内活动!

  他将她按得趴在地上,正当要继续时,他看到两片股肉中间的小洞,他好奇的挖那个小洞,喃喃自语:“咦,怎么这个橡皮女人,这里有另一个洞的?哈,以前那个是没有的?好,我试一试玩这个洞!”

  阿芬听见他的说话,给吓得半死,她那里从未给男人进入过,她拚命摇头,但他一点也不理她,握着阳具,便插向那股缝中的小洞。

  她全身因疼痛而抽搐,晕死过去,他大力一挺,便全根进入,阳具被紧窄的肌肉夹得酥麻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,开心地大力一出一入,活动了数下,便在那小洞内爆发,那小洞内注满了他白色的精液,他发洩完兽慾才感后悔……

  阿明因强姦罪给送入精神病院……

  阿美知道一切都是因为自己,她不敢去探望阿明,她感到非常内疚,旁人劝她另外嫁人,但她却要等阿明痊癒,她要补偿一切﹗

  用自己的生命和青春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