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最好的福利小说站

香艳小品(七)

香艳小品(七)

  (第七辑)

  免拉金牌

  我在深圳工作,而我的工作就是同些男人一起,甚么都陪,无论是陪酒、陪食、陪玩、陪泳、陪浴、甚至陪睡,但客人原来打算给一千块钱我过夜,亦都会自动额外再给多两千,到底我有甚么绝技呢?

  这晚,我又在深圳最出位的地牢夜总会上班,在深圳做小姐,半毛钱人工都无,还要不时送点便宜给那製造机会让我在这儿兜客的妈妈生。我不单有一对美双乳,而且亦能讲一口好“双语”,广东话、国语都非常流利,性格又够豪放,客人如果伸手抓我胸前的一对大波波,我不但无任欢迎,而且还会以牙还牙,抓回他裤裆里的两粒小波波。

  今晚,一位来自香港的帅哥哥叫阿飞,完全被我搞到手软棍硬,灌完酒、唱完歌,自然是去开房,我大力推荐位处市中心那一间,不是因为这间后台够硬,原因刚刚相反,这间酒店的老闆不懂打关係,舖子整天给公安突击检查。

  我们进入房间之后,马上办事,狂吻一轮,跟着澡亦不洗,立即上床,他除我裙,我脱他裤,然后一齐挺腰,合二为一。开始疯狂地猛抽劲插,进行互不相让的肉博战,就在我们两人高潮就要同时来临之际,有人大力拍门:“开门,公安查房!”

  一听到公安查房,他顿时由一柱擎天,吓到缩龙成寸:“这趟死直,罚硬五千,还要锁一轮。”原来他有个朋友曾被捉过,所以知道行情。

  我施施然地开门,四、五个公安一冲而入:“把证件拿出来!”他们查完惊得发颤的阿飞证件后,再查我的,跟着道歉一声而去。当阿飞看了我的证件后,才恍然大悟,原来我持回乡证!没错,我是在哈尔滨出生,但来了香港已经差不多十年,我之所以北上赚钱,是因为香港愈来愈难做生意。

  一间房两个都是香港人,平安过平安,而吓到已经撒出了一泡尿的阿飞,当然喜出望外,早上临走时还自动多给我两千块打赏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欢场与赌场

  我与死党烂赌强,一个好色、一个好骰,最近凑巧一同过澳门。两人一齐取了房之后,照旧分道扬镳:他去他的赌场,我去我的欢场,临告别之际,烂赌强曾经大力游说我兴他同路,他说去欢场有出无入,而在赌场就随时出小财、入大财,但我仍然不为所动。

  烂赌强进到赌场,去到大细檯,却铺铺额头青筋现,不到半个钟头,大上大落,搞到他最后两袋空空,筋疲力倦,一早回房就寝。

  我去到夜总会,妈妈生打孖地带妞儿上檯,一来就是四个波,令我这个波迷笑哈哈。在贵宾房里,我同样享受玩大细之乐:两件来自甘肃的美女都是波大腰细,同时亦都是臀大穴细,令我两只手,各自在她们身上玩“大细”之余,玩得我的裤裆愈来愈大,玩到我的双眼愈来愈细,脑门青筋没现,可是下面的小弟弟就玩到“青筋”毕现。

  玩了一大轮,妈妈生问我抉择要哪件,这一剎可真是痛苦,以我的耐力,两件齐上不成问题,但以我的财力,就祇可以干一件,如果烂赌强此刻与我并肩作战,一人干一个,干完再换转来干,你说多完美!

  依依不捨左手抚的这件、兴致勃勃拖住右手抠的那件,回到房里,烂赌强在一旁有得看没钱食。甘肃妹一轮冰火服务,令我胯下的“筹码”迅速上涨,然后美女坐莲而上,令我开始享受大起大落的乐趣。她对大波抛起、她个大股抛落!同样是大上大落!通宵达旦,整晚打了六、七炮,天亮时好似烂赌强一般——两袋空空、筋疲力倦,所不同的,我是精尽“袋”空、“根”疲力倦、乐在其中。

  经此一役,烂赌强有戒赌的打算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妒火慾潮

  出事那一天,我整天都眼眉跳、心儿蹦。而做人老婆的,除非没事担心,一担心当然是第一个就会担心到自己至亲至爱的老公。于是马上急急传呼我老公,一直等到他覆我机,说今晚要出去谈生意,我方才放下心头大石,打算先煮几个拿手小菜逗他开心,然后再同他温存一番,让他知道我这个俏娇妻几时都入得厨房上得大床。

  但一等到我老公回到家来,春风满面哼着歌去沐浴的时候,不知怎的,我的眼眉又开始跳了,总之老公的一举一动都令我觉得不对劲,突然之间我的心血一涌——“难道我老公去滚?”疑心一起,我便冲进浴室,一手拿起我老公刚脱下的底裤,未看已闻到一阵精液味,一看便见到有滩精液渍。

  我愤怒到极地瞪着满面羞惭的他,当瞪着他胯下垂头丧气的小弟弟时,我就更加愤慨得差点爆炸,伸出手便对他两兄弟狂掴。我老公痛极招供,说是被损友强扯他去茶舞场,又被小姐强硬上他马。我虽然愈听愈愤怒,但一想像到老公和那个骚货在暗房内做了两条荒淫的肉虫,就地正法的种种情景,我却竟然兴奋了起来,一口含住老公的肉棒,说就是说要咬断它,其实却是自己下面春潮泛滥,恨不得马上将它吞进肚内。

  在我炽热舌头的刺激下,老公的小弟弟顿时在我口腔内暴胀突跳,不知多活泼,我满脸骚蕩地睨着我老公,把上衣一脱,托着我一对高耸的乳房,似嗔似笑地向他说:“我不够大吗?我不够骚吗?”然后再翘起我挂满黑藻的肥白屁股,在我老公面前一扭一摆。我老公的小弟弟给挑逗到极度充血,把我一下子按倒在地上,立即一举而入,我浪极而叫,把我的下体张得更开,高潮接二连三蜂涌而来。在那个时候,连我亦搞不清,我到底是做自己,还是做了骚货?

  在知道老公干过舞女以后,我决心要让他也一嚐妒忌的苦果,于是便故意当着他面前打电话约不相干的男人去街。我老公又妒忌又愤怒,但又不敢阻止我,便只好一路跟蹤我,足足跟了九条街,到跟到我回家的时候,他便发了狂地扯烂我的衣服,一股佔有慾与妒火令到他小弟弟亢奋昂扬,竟然在我湿暖的阴户内劲射了一次之后又再来一次连环炮。

  在给老公干得我飘飘欲仙的时候,我悄悄地对自己说:“要我老公爱我,就一定要他妒忌!”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上门补品

  相信好多人都同我一样喜欢泡夜店,但是要泡得有型有格,也要讲求条件,否则只有乾泡,晚晚吃自已。所以我茱迪一向都说:“不想乾泡,就要做面部护肤美容,保持自己在最佳状态,有了条件后想怎么泡都行啦!

  老是奇怪,为甚么爱莎一样晚晚泡夜店,但皮肤却比我好,在我死缠烂打之下,她介绍了一个上门美容师佐治给我,还替我约了日期做面部护肤美容。那一天,一个年约廿五岁、轮廓分明、手挽化妆箱的男人来找我,原来他就是美容师佐治。开始时他替我清洁皮肤,用一双柔滑的手在我面上来回扫抚按摩,令我感到既舒服又享受。

  我一向做爱多数是喜欢跟一些高大粗犷的男人干,这趟我真想跟另类的他享受一次。我快速地脱光衣服躺上床,并指使他柔软的手搓弄我嫩滑的双乳,索性替我做全身的护肤美容。他抵受不住我的挑逗,将润肤膏涂满我全身,接着他也除去所有束缚,将他滑溜溜的赤裸肌肤紧紧地贴着我。他的肌肤实在太柔软了,我忍不住献给他一个肉紧的爱咬。接着我用舌头轻舔着他那粗壮的话儿,想不到它同样是滑不溜口,我把它含进嘴里,不停地吞吐着,口感实在一级棒!

  突然,它坚硬了起来,我同时亦想起有人说过,男人的精液是女人最好的美容补品,我当然不会错失进补的机会,经过我的不断努力,黏滑的“补品”终于大量涌进我的嘴,让我全吞进肚里。为了表示公平起见,我也用自己那湿润的阴唇将他那话儿包围着,经过多番摩擦后,它再次硬起来,并深深挺进我阴户内,品嚐到我阴道不断洩出的补品。而我的阴户经过他那话儿无数次强烈的冲撞后,终于也涂满他射出的润滑护肤补品。

  难得的是,“进补”过后,他依然遵守职业道德,送我一份“正式”的美容套餐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没人想买楼

  经济低迷,搞到夜总会的生意一落千丈,我虽然上有两座高耸入云的大楼,下有两片粉红色、夹得男人抖不出气来的肥皮夹,但是这般环境,仍然没人上来玩。我见再做下去都赚不到钱,就走了去当地产经纪。不要以为现在有人买褛就有生意做,好像我这样,一个月下来,虽然做不成半单楼宇买卖,但我胸前的两座大楼就生意兴隆。

  坐在地产舖位,比坐在夜总会好得多,行人穿梭不停,我的天生丽质、我的“胸”前魅力,令所有走过地产舖,双眼望进来的色迷迷男人都流出口水。许多男人进来说要买楼、看楼,其实全部都是藉口,他们不是想买楼,而是想瞄瞄我胸前的两座大楼而已。

  嘿,又有一个戴眼镜穿西装的男人进到地产铺了,他说想找一个小单位。瞧见他眼镜后面一对色迷迷、拚命强姦我胸口的眼光,我知道很快就有生意可做。

  带了这位四眼男人去看一个单位,我随手闩好大门。此时此刻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哪会没事发生?他假装在那个单位里面看东看西,踱来踱去,其实就是从不同的角度偷看我的“两楝楼”。他借故碰了我胸口一下,我扮作若无其事地问他:“合不合你眼光啊?”他用力咽下一啖口水,鼓起勇气说:“这个单位就不大满意,不过我看中的却是你。”我笑笑口说:“我的价钱可比这层楼还要贵喔!”我一边讲,一边用双手自搓着一对弹力无穷的篮球。

  “五千块,我给你五千块!肯不肯跟我在这里就地干一趟?”平时做小姐,躺上床给人打一炮,都只不过收两千块,现在开价五千,当然肯干。

  原来在一间啥都没的空屋子里面性交,是那么刺激,那么原始风味,我俩从墙角干到地下、又由地下干到窗边,我的呻吟声,在空蕩蕩的屋子里面,迴响得更大声、更震撼,我不单止有生意做,连自己也乐在其中。

  完事后,我满身汗水湿个通透,而两条大腿中间,更是黏液淋漓,湿得比身体更甚,我被他干得混身酥麻、两腿发软得几乎走不下楼,比起平时让一些男人摸一下我两座大楼,就收一、二千,这趟也算是辛苦耶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真“阴”功

  刚刚在北京旅游回来,这次旅程都算是尽情、尽欢、尽精啰!旅途上,不单止去了好多名胜古迹,还邂逅了一件俏妞,这件叫丽丽的舞蹈演员,同我都算是一见倾情,我俩很快就打得火热,我脚踏名胜长城,手抚名花长腿,我进入故宫那天的晚上,阴茎亦插入了她的禁地,深入进她的深潭。逗留在北京的五天里,我起码有过二十次高潮。

  离开北京的时候,我依依不捨,尤其捨不得丽丽胸前的一双大馒头,亦捨不得她禁地里面的清泉潺潺。丽丽送别我飞机的时候,吩咐我早日再上北京,而分别后的日子,她叫我不必挂念,她说她懂得千里发功,还说她懂得千里传音,一定可以替我解决分离时的思念、饥渴之苦。当时我半信半疑,怀疑她哪有这么利害?但回到香港时,终于领略到她的绝技不凡。

  回到香港后的每个夜晚十二点,我的电话就会响起,那电话正是丽丽在千里外打来,这晚她也不例外:“华哥,你好,我很挂念你啊!……我的两个大馒头也好挂念你啊!你闭上眼睛,张开嘴巴,啊!……我把右边的大馒头放进你的嘴巴,馒头太大了,让我使劲塞进去吧,啊!……好吃吗?来,再嚐嚐左边这个,噢!……我好舒服喔,你呢?”

  丽丽的所谓千里发功,就是在千里之外,向我施发媚功,每次都弄得我血液沸腾,之后,就是她千里传音的时候,其实是千里传“阴”才正确:“我张开了双腿,我拨开了那一大撮毛毛,我的阴户里,淫水正在流出来,你快插进来吧,啊!……你的鸡巴好硬、好长,弄得我好舒服啊!……嗯!……你再使劲点儿,噢!……你再快点儿!噢!……”

  她无比诱惑的千里传“阴”,令我难以自禁地不停打手枪,每个晚上,我们俩人都是这样相隔千里,同达高潮。

  我享受她的千里发功,我享受她的千里传“阴”,唯一难受的是,我每天上班都两腿发软,发软的原因不单止是我消耗太多,而是还有那一张巨额的长途电话费帐单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乌龙造人大错肚

  结婚五年,还未有子女,这样的遗憾,绝对与我老婆无关,她波大臀圆,天生好生养,但搞了五年都依然得个零,完全是因为我。不是我无能,而是小弟每晚都无女人不欢,情人数十,女朋友过百,夜夜笙歌,每天都射精三、四次,甚么精釆东西都射得一乾二净。加上一两个礼拜方射我老婆一两炮,些子弹肯定是火药不够浓,生命力不够强,当然没力搞出人命。

  最近照镜子,见年华渐增,再不从事生产,到了五、六十岁,儿子才可能刚刚进幼稚园,所以把心一横,远离烟酒、远离女色,养精畜锐半个月——算準日子,半个月后的那晚,是我老婆最容易怀孕的大好时机。

  半个月后当晚,我老婆正在洗澡,沐浴更衣后準备与我一同上床“造人”。这时传呼机忽然响起,原来是旧情人之一的玲玲急呼,说她有生命危险,我马上飞的士直趋玲玲家里。我这边按门铃,玲玲那边就打开门,她不单止打开大门,还打开大腿,张开小门,她三两下手势,就将我斋戒了半个月的小弟弟,变成硬汉子,她的所谓生命危险,原来是慾火焚身到就来把她烧死,所以急需我来射熄她的熊熊慾火。

  一向好色如我,当然是明刀明枪,插她个跪地求饶,我双手抓到玲玲一对巨奶,由雪白变成红白相间,插到她全身充满弹性的肌肉变成鬆弛,插到她的小门简直关不拢之际,我的硬汉,又变成了装满子弹的机关枪,在她门内连续扫射了半分钟,方射光第一排子弹。

  救了玲玲一命之后,我又再飞的士回家,要继续“搞出人命”,给老婆吹两吹后,硬汉又再出现,终于可以跟老婆一齐“造人”矣。

  两个礼拜之后,老婆失望地对我说,又再失败了,在我极之失望之际,玲玲在传呼台留言,跟我说她已经“有了”。

  应该有的没有,不应该有的却“有了”,唉,我真箇是无药可救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死去活来下午茶

  虽然我茱迪一向不担心钱银问题,但是如果发现些钱使得无价值的话,也会中气不顺!好像我现在租住的那层旧楼,业主不单不肯减租,还说要加租,碰巧给我发现楼上有个相同单位,租金比他便宜,为出口气,一于搬!那间房子虽然残旧一些,但我算过,找人装修完仍可省回不少,于是就下定决心搬家兼开始找装修公司了!

  这一天,我见时装店生意淡薄,于是便抽闲去买下午茶上新屋,好慰劳一班装修师傅,顺便瞧瞧装修进度。我三点钟上到去,空无一人,心忖:还未够三点半,就这么快去喝下午茶?但房内却传出刨木声,我进内查看,只见一染金髮的少年神情专注地在刨木,手臂上的二头肌随着动作在不断起伏着,汗珠凝在前额的髮端上,他跪下的姿势导致内裤的避缘也凸露了出来。

  我迷醉地看着他工作时的神态,一不小心泼翻了手里捧着的奶茶,他见到连忙走过来替我清洁,此刻他身上的男人汗味令我兴奋得再也按捺不住了,我轻揽着他,用唇封着他欲张开的嘴,毕竟是血气方刚,他的手已快速地伸入我衣内,肆意地挤弄我弹手的肉球,同时用力把他胯下硬绑绑的东西向我又压又顶。

  当他把我推到墙边时,我突然跪下,拉开他牛仔裤的拉链,掏出早已硬得坚挺的阴茎,贪婪地将龟头一口含进嘴里,然后用力吸啜,他则一边昂头呻吟,一边抚摸着我的秀髮,直至他肉紧得把我的秀髮也扯掉好几条时,我们才互相脱光对方身上的衣服,赤裸裸地準备正面交锋。

  我用最爱的招式骑到他身上,硬如钢条般的阴茎深深插进我阴道尽头,我不断把屁股高低抬动,他两手紧握着我的双乳,舒服得死去活来,而我自己亦享受着高速进出时的快感,未几,我阴道里已灌满了他射出的“万能胶”,将我们两副器官黏黐得像夹板一样毫无缝隙,我们也合拍地一齐发出同达高潮时的呼叫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引蛇入洞靠红酒

  我是一个相当保守的女人,与老公做爱时,永远扮演着被动、被压、被干的角色。做爱的时候,我一定是双唇紧闭,甚至紧咬下唇,我不单止食不言、寝不语,做爱时亦用力自控,不发出任何呻吟声,我觉得叫床的女人不正经。有时,能“干”的老公会单眼向我示意,希望我能为他吹奏一曲,但我一望到那东西,马上会反胃想吐,所以嫁给他几年,从来没咬过它半寸。

  这晚,是和老公结婚五週年纪念,我们在家里吃了一顿丰富晚餐,我亦破例喝了不少红酒,喝到整个人脸红红、身热热之外,还整个人轻飘飘,十分兴奋。突然间,我的腿缝奇痒无比,突然间,我的阴户开始冒水,我气喘心跳,马上扑进老公怀抱,急需他帮我解痒除痕。

  我老公却慢条斯理地说,大家先互相亲亲,培养一下情绪才来,我的需求却不可以再等,我在酒意的推动下,大胆地拉开老公裤链,将那条我一向没啥好感的物体掏出来,可惜,它仍是软绵绵地垂着头。我擘开大腿喜迎“宾”,但“宾客”却死蛇烂鳝,进不了门,我性急情急,毫无选择,张嘴一口咬住蛇头,噢!竟然带给我一种从未有过的愉快口感,小蛇变成大蟒,不单反胃感一扫而空,还开胃非常。

  我老公无比舆奋的喊叫声,就好像啦啦队,对我的吹奏不断鼓舞,令我的节奏更快更起劲。我的口藏不尽他愈来愈澎涨的阴茎,他躺到沙发上,树起的肉柱好像蟒蛇吐信,我连忙拉开两片小阴唇罩在龟头上,跟住骑上去套蟒入洞,我起落不知几多番,痕痒才可以“根”治,此时我只管疯狂叫喊、放声呻吟,原来人生有这么美好的事,而我竟然白白错过了好几年!

  自此,我晚晚跟老公吃饭都一定要喝红酒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麻将檯上决雌雄

  我茱迪一向都不大好赌,班朋友整天叫我过澳门搏杀时,我一定耍手拧头,不过打麻将就少不免要应酬一下,亚美打电话来说三缺一,反正今晚没有约会,就即管赢她们一些使用也好。

  以我茱迪的身份,当然不会去那些联谊会啦,地点是她们其中一个朋友的家里,是高尚住宅,看来亚美她们识新朋友的品味,开始及得上我了。

  那个叫通尼的就是这间豪宅主人,经亚美介绍后我们就开始打牌。打了没多久,就算连瞎子都晓得他想泡我啦!要筒子有筒子,要万子有万子,坐在他下家的我旺到不得了,连大四喜都糊了两舖,看这情形,亚美当然满脸不高兴,打完八圈后就坚持走人。

  我很有礼貌地留下来帮忙收拾,当然亦趁此给他一个机会,醒目的他趁我在执拾时,已经从后环腰抱着我,我循例娇嗲一下,他便含着我的耳珠,使我发软得整个人都倒在他身上,他两手紧握着我胸口左右的两只一筒,用熟练的手势搓揉了一会后,便把其中一只手往下移,我也老实不客气地伸手去玩弄他那只“一索”,大家互相抚摸了一会后,便转往梳化躺下,他性急地凑近我神秘的洞穴,边舔边用手指插进早已溢满淫水的阴道,使我还未正式开始已享受了无穷快感,轮到他庞大的“一索”进佔后,我更是兴奋得双眼反白、淫声震天,十指不受控地往他背上力抓,通尼在我真挚反应的刺激下,愈插愈深,愈抽愈快,最后在我拥抱着他发出一连串的强烈颤抖中,亦忍不住把热辣辣的精液射往我阴道深处。

  从此,每当我打麻将,一摸到那只可爱的“一索”时,都会发出会心微笑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鸡蛋可乐一晚七镬

  我的性需要虽然不是很高,但有时临睡之前,都好想有人搞搞、逗逗,但是我的老公却不解风情,一回到家里就呼呼大睡,搞到阿姐很没瘾!为了改变这个不妥的现象,我请教一班姊妹,取些心得,终于得到一条又省钱、又有用的经典良方。

  昨晚老公返家之时,已经是十一、二点,我见他样子疲倦非常,于是就先校好热水给他洗澡,然后再进厨房炮製那条坚料配方——鸡蛋混可乐,搅匀之后,我就给老公仔喝,他还以为是普通可乐,看了十几二十分钟电视之后,药力终于爆发。

  他一反以往,好主动地把头伸过来,亲我、摸我,我隐隐约约地见到他那条大肉肠已经完全坚硬,将裤裆撑得老高,而我就当然火上加油,一拔出来就含进嘴里,再加多两钱功力去品嚐充满肉味的香肠,不消两分钟,他已经支持不来,自动自觉地把我一把推躺在地上,然后迫不及待地趴上来,阴茎刚一插进阴道,就开始飞快地向我猛烈进攻。不知是否心理作用,他的爆炸力、冲刺力真是大有改善,花式多到数不清,由“天地男儿”,直至“坐定笠六”都通通玩过,而我的分泌与叫声亦增加到史无前例。

  经过他一轮勇猛的抽插后,我罕有地去到绝境地带!蛮以为今晚就此心满意足了,谁知他居然仍冲劲十足,打了一炮又一炮,好像力量无穷一般,我见机不可失,当然舖舖奉陪,整晚总共大战了七个回合!

  还记得最后那炮,嘻嘻!他已经“乾了塘”,射无可射,只漏出水点两滴而已!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空山灵乳天浴场

  我KK喜欢游山玩水,真的、比喻的都好,但从未试过打野战,深信在大自然环境中摸胸抚琴的滋味一定十分过瘾。

  每逢放大假,我都会前往一些山区享受一下幽山空灵的野趣。今次我选择了去湖南山区度假,贪其人迹罕至矣。坐车进山要花上大半天时间,下车后还须走一个小时始抵目的地。我住的是傍靠山边的旅舍,入住时全店只得我一个旅客,老闆替我弄过晚膳后,便返回离此四华里的住家,剩下我独自一人。

  当晚,我拿着手电筒出店散步,谁知甫出门庭忽闻女子歌声,似乎由附近的山潭传来,于是循着歌声走去。到潭边时,一位妙龄女郎的赤裸身躯顿显眼前。皎洁月光洒在结实白哲的胸脯上,盛臀跟满月相辉映,身上无一处多余脂肪,看来滑不溜手,并自顾自地哼着山歌。一直背向着的她转过身来,骤然发现我在窥看,但她却未高声惊叫,反而笑脸盈盈地用食指引我走前。她用浓厚的湖南口音问我想不想共浴,我当然却之不恭,赶忙宽衣解带跳进潭里。

  她站在水深及腰的位置,靠近时才看真她拥有一对巨乳,我连忙为她擦胸,手指口舌在她蓓蕾、乳沟之间游走,恰到好处的抚弄,令她身躯发颤,臀部不断摩擦着我早已肃然起敬的水中龙,促使我忍不住提枪后进,强劲的碰撞,令平静的潭水扬起一圈圈涟漪。

  当我快要发射的时候,她乖巧地走开,拖我走上一块平滑的白石上,并示意我卧下,然后用双峰来回熨弄,时而用阴户夹实我的阴茎,时而用口来吞吐我的龟头,美炒的舌功最后令我忍禁不住喷射而出,只见她美目流盼、嘴角含液,甜蜜地凝视着我,呈露出满足神色。

  突然,有人大力掌掴我,把我从美梦中惊醒过来,定神后始知昨晚做了一个绮梦,被单上黏满我射出的一大滩精浆。入眼仍是那副脸孔,但身上却穿上臃肿的衣服,现实生活的她,其实是个恶气腾腾的旅店服务员,绝非梦中般好相与。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  失业性骚扰

  最近不幸遇上了甚糟糕的事情,没错,正是失业,回到同居女友阿丽的小爱巢,整个人就会马上感觉到好窝囊,就好像临办事前那一刻忽然不举,非常无瘾无助。

  阿丽没给我压力,反而安慰我,就当作是天赐的假期,好好享受人生。她不单止是用口讲,嘴儿还马上行动,在床上拉脱我条睡裤,含着我的阴茎在叩头吞吐,但我心内抑郁,对生活的担忧始终放不开,不断想着自己是这个家的经济支柱,影响到下面那条快乐支柱,一个钟头都竖不起来,结果当然是跟我一样垂头丧气。

  第二日找了半天工,打了半天信,仍未有好消息,晚饭的时候,阿丽竟然拖了我去尖东海傍的一间酒店晚膳,然后还带我上房,说要好好跟我享受一晚,明日有难明日当。

  这间酒店房间,向海一面是落地玻璃窗,望出去香港维多利亚港的夜色无比璀璨,转头望回房里,阿丽穿着一套透明睡衣,充满了诱惑,她的美色,比起窗外夜色,毫不逊色,我尽量忘记失业之痛,把头埋进阿丽的一双巨乳之中,伸出长舌,就在她的巨乳之中蕩漾。小“舟”好快变成巨“舟”,直驶入阿丽的小溪之中,在溪中好似失去方向般,又前又后,进进退退,甚至旋转起伏。

  之后,阿丽站在落地玻璃窗前,叉开大腿凝望窗外美景,而我就靠贴在她背后,双手劲抓她胸前一对大奶,下面就力闯她腿缝的泛滥小溪,眼前美景,都令我们无比兴奋,互动地迎送着下身,祈求一同达到巅峰。在我将要劲射的一刻,巨“舟”竟然滑出小溪,结果射到一窗都是潺浆。

  我与阿丽疲倦地坐在窗边,喷出的精液遮挡了前面的美景,阿丽竟然笑着对我说:“不用怕,我们虽然瞧不到前面是如何环境,但我们心知前面一定是美好的。放心,快快再“挺立起来”,我们再来拚过!

  (扫编自《X果日报》)

相关阅读